排行榜
| | 注册 |
播放记录

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第一百八十八章 花自飘零

2020-02-25 01:35:17


第一百八十八章 花自飘零

  诗曰:春夜飞雨,露溅花泪,偷得片时共伊赏,执手相对默默相坐至天光。真亦假,有还无,月自风流花自香,愁到深处千杯少,再与谁去话炎凉?

  美食家们赞叹“在世间,仅有两件事能激起我们五官功能的反应,一是爱情,另一个则是美食”。黄山虽然心里非常腻味黎老大和沈好这对郎财女貌狗男女在一起肉捅肉捣鼓欢了、捣鼓够了、捣鼓爽了,还指使着自己替他们准备饭菜去劳军,但毕竟是晴川老大的吩咐,哪里又敢怠慢。

  龙凤别院有几大特色,环境幽静、装修精美、服务到位是一方面,这里的美食在晴川也是一绝,尤其请的几个大厨都有一身的功夫,精心为食客们提供最具品质的美味食品和特色酒水,还可提供极具个性化的定制服务,并帮助客户营造具有时尚感的现场氛围。

  这里可以根据食客的需求,为客人提供专属私人菜单,满足不同人士的口味和需求,甚至让客人在自己的家里也可享受高档的餐饮服务,以彰显宴会主人“食”与“尚”的品位与内涵。

  接到沈好的电话以后,黄山的脑袋就开始高速运转起来,虽然沈好没有明说,但这食客估计也就黎老大和沈好两人,顶了天还有个保姆啥的,不过这到无需计算进去,饭菜按两三人来定量就足矣。

  考虑到黎老大吃腻了川粤湘鲁等味道,而且随着官越当越大,口味也日渐清淡起来,于是黄山决定安排新来的淮扬厨子给准备一套精美绝伦的家宴美肴出来。

  风鸡斩肉配几个小素碟凉菜,然后是龙肝凤脑、煮糟青鱼、澳龙刺身、江瑶银丝菊、老蚌怀珠、银盏蟹钳几道大菜,最后是彭城鱼丸,加上金银馒头和蟹黄包,一小钵热腾腾的泰国香米饭。

  张嫣和吕薇是整个龙凤别院里最漂亮的女服务员,同时她们俩也是晴川佳丽大赛的亚军和季军选手,县旅游局形像大使。如今既然县委书记黎老大发话了,好钢用在刀刃上,得安排她们俩上了。

  两名靓女本就长发飘飘肤白貌美,且燕瘦环肥品种齐全,黄山再让她俩穿上绣花大红紧身旗袍,裙衩开得很高已到了大腿根儿,走动间露出雪白耀眼的两条修长美腿,一双美足踩着黑色细高跟船鞋一路走来,实在是标致迷人艳丽性感。两女在餐厅里才来回走了一圈就让满座的男性食客大开眼界,并且目光如狼,食不知味地顾左右而言他起来。

  等饭菜准备完毕,黄山就连忙安排大家将保温食盒、餐具酒具和装饰红烛啥的搬进自己本田奥德赛的后座,然后安排张嫣和吕薇这两朵娇美高挑的女服务员跟车前去服侍。

  一个多钟头以后,一切都已就绪,黄山亲自开车过来了……。

  沈好接到黄山马上就到的电话以后,连忙换下媚兔装,穿了件雪纺缎子睡衣下去开门,放黄山他们一男两女进到楼下大厅张罗,然后上楼给黎老大汇报,说弄了一桌淮扬大菜过来,待会儿两口子一块儿下去享用。

  黎老大是好静之人,每遇喧哗状况就没心思,见沈好如此自作主张,不仅偷懒不想做饭,还弄得楼下大厅里不相干的人进人出,顿时心生不快,脸上有了些不悦。两人因此相背无语,但黎再清回头想想岂能因这件小事影响家庭生活的和谐稳定呢,觉得应该调节双方情绪,以尽可能实现夫妻生活的和谐和可持续性发展。

  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娼者嫖”,黎老大得遇沈好此等美貌识趣的佳人尤物,岂能虚度良宵!考虑再三后,老大悄悄在沈好耳边低语一番,协商特定如下规则:他满足老婆叫外卖偷懒的爱好,同时她也应该满足自己的一个要求(这个便宜不要白不要),那就是每次就餐准备时,自己貌美如花的新夫人沈好,这个妩媚高雅气质动人的大美人儿需为他品箫若干分钟,直到他满意为止。

  面对这个要求,新夫人沈好实在是哭笑不得但最终还是无奈接受了。于是呵呵,黎老大便多了一项业余活动:赏夫人吹箫,听楼下准备。

  不知不觉胯下小弟一怒擎天,却又和往日不同,特热、滑、还有微风轻抚……好爽!黎老大微睁双眼,MYGOD!自己那妩媚迷人的新夫人沈好已经跪在床尾开始轻吞慢吐,看见他睁眼了,便抛过来一个极其暧昧的眼神!

  等到楼下黄山带着两名肌肤胜雪婷婷玉立的漂亮大红紧身高开衩旗袍美女服务员将一切都准备就绪,一边放着温馨柔美的小夜曲,一边在客厅散坐等沈好这位女主人下楼的时候。晴川佳丽大赛上一曲葫芦丝吹得全场如痴如醉的美貌女主人,此刻却置身于楼上虚掩着门的卧室大床上,马趴在胯下为老公满脸甜蜜地吹奏他的肉箫,那个刺激,真非言语所能表达!

  一曲《凤求凰》,可比那天籁仙音,老大的这管“洞箫”在万人迷小陈好媚姬沈好的迷人小嘴里被品得乍缓乍急,吱吱作响。黎老大哪里见过这等可意人儿,只觉得脊背阵阵发麻,两条毛腿簌簌乱颤,双目不停上翻,口中嚷道:“呕……呕!”于是乎悠扬箫声,绕梁缠绵,悠悠然飞出天外。

  楼下传来温柔迷惑的小夜曲此时却变声为阵阵战鼓,楼上床上战事正酣,黎老大下面一阵阵酥酥颤抖,便死死地一把按住自己的新夫人娇媚沈好的美人头儿,紧紧压下去,顿时亿万爱种喷薄而出,直冲娇妻的咽喉!貌美如花的新夫人沈好一阵痉挛,睁大眼睛呆呆看着床上自己的老公……。

  “吃掉啊,带着老公的精,走哪里都肯定披金夺银……呵呵呵!”“让吃就吃!”沈好也认了,只见这个极具气质的大美女,竟然就这么皱皱眉,喉咙动了几下,真个给咽了下去。“不过,反正还没吃饭,先用你的精填下肚子,人家一切都顺着你,黎哥你可别再乱发飙了,否则当心哪天我把你小弟弟一口咬下一块给吃掉!”说完,她转身起床,闪进卧室卫生间刷牙化妆去了。

  黎老大浑身无力地瘫软在床上,任自己胯下的小弟弟垂头丧气一脸熊样儿,男女对决中,男人永远都是最终的失败者啊。

  等女主人沈好妆扮得宛若天人缓缓下楼的时候,楼下全部准备就绪了,餐桌上铺上了崭新的白色桌布,佳肴罗列美不胜收,餐具酒具排列得井井有条,加上桌上红烛摇曳,音响里流淌出温馨动人的小夜曲,两位身着大红紧身旗袍的漂亮女服务员分列两旁静候主人入席,整个营造出一种柔情万千的就餐氛围。

  沈好很是感动,原来憋在心头对黄山的一腔怨气似乎淡泊了许多,冰冷的心忽地暖和了,真挚地道:“黄山,谢谢你!”黄山见自己的前任情妇脸色缓和下来,老毛病顿时犯了,又嬉皮笑脸起来,怪声道:“谢谢我?你要怎么谢我呀?真的要谢的话就笑几声给我听听,但千万别一笑倾城!小心把整个晴川给弄塌了,不够你倾啊!”

  沈好扑哧被逗笑了,哈哈道:“就是要倾城,特别是倾倒你的家。”黄山道:“求之不得,那样我就搬到你家来住。”突然想到什么,连忙打住了话头,楼上楼梯响,看来黎书记快下来了。

  沈好压低了声音道:“好,有什么不好。不过好归好,我就要看你敢不敢了。不过现在我可不想得罪你,否则以后订餐订外卖没人理我了,你知道我这人特懒,不喜欢做饭的,如果你不理我了,我到哪里找饭吃啊?”

  说是这么说,刚才肚里先咽了黎老大些许腥臭的精液下去,虽然漱了两三遍似乎还有些余味未消,弄来自己多少有些恶心,连带着胃口都有些受影响,不过随着黎书记走下楼来,大厅的气氛顿时热烈起来了……。

  黄山见一屋子除了三大美女艳色以外,就剩自己和黎书记是公的,虽然男主人皮笑肉不笑地盛情邀请他一并入席,但同性相斥异性相吸的道理他懂,知情识趣的他连忙告辞,先行开车回了龙凤别院,并让沈好在家宴结束后打电话过来,他好安排司机开车去接张嫣吕薇她们收拾完以后回来。

  想想自己这辈子的理想到底是什么呢?家里要有一个温柔贤惠的妻子,外面要有一个风骚艳丽的情人,当然,最好还有一个能掏心掏肺、嘘寒问暖的红颜知己,一个男人如果一生拥有了这样的三个女子,那便此生无憾了。

  黄山一边开车一边想着心事,突然感觉有些心酸,是啊,本来自己早该心满意足了,潘冰冰风骚艳丽当情人,媚沈好优雅妩媚做知己,加上家里贤惠持家的结发妻子,此生何求啊?不过拥有时不觉可贵,逝去后方感后悔。一念之差,曾经拥有的一切就这么花自飘零水自流,香魂渺渺觅无踪了,真有顿足捶胸之悔啊!

  回到自己房间,黄山满脑袋除了女人还是女人,忍不住又拿出了那本私密艳照影集,随意一番翻动,女人虽然还是潘冰冰和沈好两个大美女,但失去才知可贵,看着看着下面的鸡巴就翘了起来,忍不住想找女人来泄泄火。

  不知怎么的,自己每回欣赏起这本淫荡艳照秘辑,下面的小兄弟就比吃了一把春药还兴奋,硬梆梆地硬得十分威武。嫌夜总会小姐千人骑万人跨地不干净,他喜欢找别院里漂亮的女服务员张嫣和吕薇来干,虽然两女神态紧张功夫生涩,但胜在年轻貌美且清纯干净。

  有一回看过之后,他兽性大发一连干了张嫣和吕薇这两个娇滴滴的美貌女服务员,把两个女人干得死去活来,连喘气的力气都没有。还得意洋洋地问胯下美女他够不够男子汉,功夫是不是超一流。两个小美女本就不甚耐战,早被黄山这大色狼一阵猛操给干趴下了,小腿肚子打着颤娇声讨饶不已。

  这本小影集还真透着邪性,没翻上两页,就引得黄山大为兴奋,跃跃欲试,恨不得马上就真刀真枪干起来。心急如焚地下意识就给张嫣吕薇这两大选美佳丽打手机,恼人的是两姐妹不知怎么回事,手机老是关机。

  不由一愣,随即想起,不正是自己刚张罗着她们这一对龙凤别院女服务员中的花魁翘楚,让她们穿上大红紧身高开衩旗袍和性感的黑色细高跟船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去伺候黎再清和沈好这两口子用餐去了吗?唉,自己欲火攻心真有些乱了阵脚。

  便连忙给司机打电话,安排他马上去接她们回来,并让回来后车子先直接将这两名漂亮的女服务员送到自己房间来,然后再去餐厅下东西啥的。听主子在电话里十万火急的吩咐,司机顿时心领神会了。

  自从晴川佳丽形像大赛以后,潘冰冰和沈好这两大绝色尤物忽然间香踪渺渺,而张嫣和吕薇这两名姿色上佳的美人儿,选美大赛的亚军和季军选手则一下得了宠,从原来的二三线直接提到一线,基本不怎么安排工作,而成为黄山须臾不离左右的两大贴身泄欲工具。黄山作恶多端,淫欲极强,几乎每天都要招这两个大美女陪他睡觉,供他玩弄淫乐个够才罢休。

  想到马上能吃到这两只又白又嫩的天鹅肉,汹涌的欲火胀得黄山全身发疼,尤其是胯下的宝贝弟弟,老是坚强不屈地想要破裤而出,奈何佳人音杳,天大的英雄也无用武之地。黄山沮丧极了,也真苦恼极了,弯着腰抱着宝贝弟弟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嘴里喃喃地问怎么办?

  怎么办?换了别人,二奶三奶四奶五奶的一大堆,小弟弟忙都忙不过来,哪里还会这么苦恼。可说实在的,他黄山活到现在,对于女人眼界颇高少有斩获,不像黎小兵来者不拒大小通吃。

  细想下来,除了老婆大人,也就只对潘冰冰和沈好心猿意马想入非非过,这已不是他黄山定力不够,实在是这两大绝色尤物有着不可抗拒的魅力,只要她们那么妩媚一笑,再把勾魂眼一闪,恐怕世界上只有两种人才不会动心,一种是女人,一种是死人。黄山既不是女人也不是死人,理所当然被迷得神魂颠倒。

  但此时潘冰冰和沈好已非他所有,张嫣和吕薇这对漂亮的选美花魁聊胜于无的贴身淫具也不在身边,他忽地后悔自己一直放弃了那么多收集情人扩展队伍的机会,害得现在想找个替代品都没有。

  等了好久,也许是半个世纪吧,嗒嗒嗒敲门声响了三下,黄山终于从迷糊中反应过来,只见张嫣和吕薇这两名龙凤别院最漂亮的女服务员推开门亲密地手拉着手走了进来,恭敬地躬身对自己道:“黄总,沈姐那边餐用完了,我们刚收拾完回来,听司机说你找我们两个,就直接过来了。”

  黄山这才知道门没反锁,脸色顿变,但他抬头看了自己面前的两大美女一眼,灯光之下看美人儿,一番惊艳之余,都没怎么去理会张嫣的话。

  两女在黄山面前一站就让他目光如狼胃口大开。张嫣和吕薇这两位是整个龙凤别院里最漂亮的女服务员,同时她们俩也是晴川佳丽大赛的亚军和季军选手,县旅游局的形像大使。两名靓女本就长发飘飘肤白貌美,且燕瘦环肥品种齐全,今晚又穿上绣花大红紧身旗袍,裙衩开得很高已到了大腿根儿,走动间露出雪白耀眼的两条修长美腿,一双美足踩着黑色性感细高跟船鞋一路走来,实在是标致迷人艳丽性感。

  张嫣和吕薇这对其实挺有意思的,张嫣短发清爽机敏伶俐带点男孩子气,吕薇长发飘逸俏丽娇憨女性味儿十足,两人自从进到龙凤别院以后和外界几乎断了接触,相处久了似乎产生了一丝别样断背女同的感情,呆久了很有些“郎情妾意”的味道。今晚完成了送餐任务后,两女心满意足地手拉着手乘车回来,一路上相对微笑着都不觉得累,眼角眉梢间洋溢着飞扬神采。此时两人的心意自然是相通的,举手投足间都心领神会,几乎达到了“心有灵犀一点通”的美妙境界。

  但张嫣和吕薇见自己一进屋黄山就板起了脸,理都不理自己,以为自己哪里做错了,但在黄山面前不敢放肆,只好强自忍住疲惫,提高声音,依旧甜甜地道:“黄总,您有什么指示,请吩咐。”

  看见面前两位漂亮的女服务员娇媚多姿妖娆无限,加上毕恭毕敬的态度,让欲火攻心精虫上脑的黄山哪里还把持得住,顿时跃跃欲试要故地重游泄泄火。

  黄山哪里还有空保持风度,猛虎下山般向这对穿着绣花大红高开衩紧身旗袍,裙衩开得很高已到了大腿根儿,露出雪白耀眼的两条修长美腿,并踩着黑色性感细高跟船鞋的标致迷人艳丽性感的选美花魁自己的女下属直扑而上,将两女扑翻在床,以此昂然向两位漂亮女服务员宣战。

  这一战好不惨烈,以一敌二,一边是性欲勃发欣喜若狂,一边是疲惫之余竭力应战,三人舍生忘死地搏斗了起来,在屋里那张超宽大床上翻来滚去。只见张嫣和吕薇身上两条崭新的大红紧身旗袍被蹂躏得惨不忍睹,包裹着四条玉腿的精美裤袜也被撕得稀烂,四只性感的黑色细高跟船鞋床头床脚乱飞,胡天胡地直斗得天昏地暗,待黄山在两女身上宣泄完熊熊欲火后,这才得以停下来。

  待得战斗结束,自然是两败俱伤地瘫倒在三人大床上,呼呼大睡。这一睡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十点,醒来时肚子饿得咕咕直叫。

  张嫣小声问起床吗?黄山凝神想了想,发现小弟弟意犹未尽,便说不急,先叫点好吃的来。让张嫣和吕薇这两大漂亮女服务员伺候着在卫生间洗完澡,吃过送过来的早点以后,觉得满身是劲。

  黄山又安排选美大赛的亚军张嫣和季军吕薇这两女换装,不过他还挺念旧的,让张嫣穿上豹纹内衣和豹纹高跟鞋,吕薇则是清纯性感护士装,这已经是非常熟悉的老套路了。

  黄山便又昂然宣战,一直战到百万“精兵”全都丧失殆尽,这才心满意足地从两女身上滚了下来。干完以后,黄山发现,如果想要把心中憋着的一腔闷气和情感宣泄出来,也只有放纵声色才能达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释放和满足……。

  经过大半天的折腾和摧残,黄山渲泄完淫欲终于得到了满足,疲惫地拥被呼呼酣睡,可张嫣和吕薇这两个不幸大美女呢?由于受摧残蹂躏过度,都腹胀肚痛,全身筋酸骨麻,几欲脱力,肢体如有刀戳针刺般难受,哪儿还睡得着?她们两人只得相互紧紧地搂抱着蜷缩在床的一角,几欲向隅而泣。

  “张嫣姐,我们本来想出来打工,挣些钱回家去过好日子的,”吕薇抽抽答答地说,“谁知却受骗落入黄山这帮淫魔的手中,成了他们任意调教的玩物,随意发泄的工具,这样活着比死去还难过!这哪儿是人过的日子啊,我,我简直不想活了!”

  “薇子,你别这样想,”张嫣轻轻爱抚着安慰她,“我们若就这样死了,岂不便宜了黄山这个可恶的淫贼?活着,我们一定要顽强地活着,活着看龙凤别院覆灭,活着看黄山这伙淫魔如何接受法律严正的审判!”

  “可是,我怕活不到那一天啊!”吕薇道,“张嫣姐,你还记得朱艳吗,听说被黄山等人弄哑了嗓子后,以三五千元的价钱卖进深山沟里给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光棍为妻。那老光棍是个病态的性虐狂,天天鞭打折魔朱艳,朱艳都快要被他给弄死了!”

  “黄山这个畜牲,”张嫣咬牙齿地骂,“残害妇女,罪大恶极,零割碎剐用他的皮肉来喂狗也难消除我们的心头之恨!”

  “张嫣姐,反正我们也活不下去了,”吕薇咬牙切齿地说,“干脆我们将他杀了再自尽,省得留他在世上祸害人!”

  “嘘!”张嫣止住她,回头胆怯地去看黄山,见他居然睁着大眼睛酣睡,这才低声地对吕薇道,“我们是两个弱女子,他是男人体壮力大听说又会点儿武功,我们万一杀不死他,会被他整得比朱艳还惨的!”

  “不怕!”吕薇说,“就是杀不死他我也要试试,这种日子我一天也过不下去了!”说着,她下床来找了把锋利的水果刀,举着就要向睡梦中的黄山刺去。

  但这个时候,黄山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一下响了起来,嘹亮的声音加上强烈的振动,吓得吕薇赶忙将举起的尖刀藏了起来。张嫣近前用力地推醒熟睡的黄山,说,“黄总,您的手机响了!”这个无意间的来电,居然让黄山白捡了一条命。

  “烦!”黄山终于被弄醒爬了起来,他一边接手机边狠狠地去盯视张嫣和吕薇。接完以后心里还有些不爽,冲张嫣大发脾气,“乱叫什么,老子还没睡够呢!”想想似乎还不解气,没忘了冲张吕二女怒吼一句:“你们这两个臭婊子,给我滚!我不想再见到你们。”

  “我已想到了一个办法,”回到宿舍,吕薇对张嫣说,“我们先写下一封控诉黄山罪状的举报信,碰到肯帮忙的食客或嫖客,我们就托他将这封信送到县公安局去!”

  “好主意!”她的意见张嫣也十分赞同,随后,由张嫣望风,吕薇执笔,她们满怀激愤地将自己的不幸遭遇及黄山、黎小兵等恶魔的罪行,全都写在了一封举报信上。

  举报信写好之后,她们便想办法将它送出去。然而,出入别院的通路有打手严加把守,根本不允许在别院工作的服务员打工妹外出,在别院里邮寄也不行,因为黄山一伙对女服务员们的来往信件检查得比较严密,如果贸然出手,恐怕举报信还未到邮差的手中便被他查获了。

  实在没有办法,张嫣和吕薇便密切注意进出别院的食客和嫖客,力图从中找一个同情她们的有正义感的男人,将她们的举报信送到县公安局去。

  这天,吕薇在房中接待一个李姓的嫖客。言谈中吕薇得知他是一个譬察,大喜过望,恳求他回去带领公安人员来捣毁龙凤别院这淫窟,逮捕黄山、黎小兵等恶魔,将她们全都解救出去。

  “黄山一伙实在是太可恶了,你们的遭遇实在是大可怜了,”那李姓警察气愤地说,“只是无凭无据,我凭什么带人来找黄山?”

  “这好办,”吕薇急不可待地说,“这儿有我写的一封举报信,你拿了它作证据带人到这别院中一搜查,黄山一伙的罪行便昭然若揭了!”

  “好吧!”那李姓的警察说,欣然接过她的举报信放入自己的衣袋中。这一夜,吕薇为了答谢这位李姓警察传递举报信之恩,使出浑身解数、极尽温柔地服伺这个汉子,令他饱享快乐,连声叫爽。

  事毕,送走李姓警察,十分疲备的吕薇,便开心地睡去,等着那李姓警察带人来捣淫窟抓淫魔将她们救出去。她正在酣睡,突然一阵砰砰砰的敲门声把她从美梦中惊醒。她惊恐地睁开眼睛,只见黄山手中捏着她的那封举报信,在黎小兵及那个所谓的李姓警察的拥簇下,杀气腾腾地踢开房门冲了进来。

  “好一个不怕死的臭婊子,竟敢写举报信来举报我,我今天就要你的命!”黄山骂着,将吕薇拖下床来便拚命地踢打。这期间,黎小兵和那个“李姓警察”也趋近前来,和黄山一道踢打吕薇。

  “你这个畜牲,你为什么要欺骗我?”吕薇恨恨地指了那“李姓警察”大声叫骂。

  “这是我为了确保别院安全用的一条妙计,”黄山得意地对吕薇狞笑道,“其实他根本就不是什么警察,而是我的一个十分要好的兄弟!”

  在黄山、黎小兵和那假警察的拚命踢打之中,吕薇惨叫连声,口鼻流血,挣扎翻滚,很快就身负重伤仰天狂叫:“老天爷,你为什么不惩罚黄山、黎小兵这些恶魔,还让他们留在世上害人?我好恨,我好恨哪!”

  原来这是黄山玩弄的一条诡计,他知道自己作恶多端,受害少女一定会想方设法举报、控告、报复他,于是他就叫他的爪牙帮凶冒充警察及正派人士骗取少女们的信任,找出这些要举报、控告、报复他的少女,然后对她们一个个进行迫害。他的这条毒计令不少少女上当,她们被他查出来后,有两个被活活打死,有两个被严刑拷打一番后关入地牢,还有三个,不是被弄哑就是被弄残,由他交给人贩子卖给了深山老林中的光棍汉做妻子。

  不过吕薇是这次晴川佳丽选美大赛的季军,已算他手中值钱的名妓了,所以才舍不得下狠手,没有活活打死,但这样也让她人间蒸发了好一段时间。

返回继续阅读热门长篇连载

长篇连载
点击:4106-1320:26美少妇哀羞5-6
点击:9903-0701:35少年阿宾 第12章 新母女关系
点击:6901-3100:34第二章韬光养晦
点击:3304-2203:13为了满足我的欲望,设计妻子变淫妻
点击:4104-2203:14舅媽是中華航空的服務員
点击:14603-0201:28少年阿宾 第1章 房东太太
点击:4404-2203:13强奸老婆到换妻
点击:8406-1002:03三国之女骑天下两场宴会
点击:6804-2203:13我的淫荡老妈和变态老妹
点击:3504-2203:13大伯和公公迷奸醉酒的我
点击:4602-1102:38第一百零九章 先奸后娶
点击:5503-0701:37少年阿宾 第16章 美人计
点击:11203-0201:29少年阿宾 第2章 学姐
点击:8605-2101:35性虐师的合约 1-2
点击:5106-1002:02三国之女骑天下各方谋略
点击:4303-0701:39少年阿宾 第19章 垦丁之旅
点击:5302-2901:08第一百九十八章 驯服众姬
点击:9202-2901:07第一百九十七章 淫窟性奴
点击:6606-0315:06淫荡少妇之白洁连载系列五
点击:2902-1716:50第一百五十一章 媚妃品箫
点击:3806-2004:57美少妇哀羞47
点击:2804-2203:13妈咪的内衣
点击:7006-1220:01美少妇哀羞3-4
点击:8006-0315:12淫荡少妇之白洁连载系列七
点击:6703-0201:30少年阿宾第3章 初识钰慧
点击:3204-2203:13桑拿遇見自己的親嫂子
点击:1302-1316:14第一百三十三章 家庭会议
点击:2204-2203:13我與女同事偷情
点击:3502-0100:51第十二章 肉欲横流
点击:7405-2901:56三国之女骑天下
点击:9202-2901:09第二百章 深度调教 大结局
点击:5005-0201:02性醫春歌(一)
点击:2802-2101:21第一百七十五章 空姐侍慰
点击:4804-2201:15三兄弟的淫蕩亂倫外傳之「換母盛宴」
点击:13901-3100:34天地之间第一章潜龙入海
点击:3701-3100:35第四章走火入魔
点击:2001-3100:37第十章卧龙山庄
点击:4104-2203:13母亲之身
点击:3301-3100:37第八章独占花魁
点击:4701-3100:35第三章初试身手
点击:5302-0100:50第十一章 公主受辱
点击:3902-1901:35第一百六十四章 公车宣淫
点击:12006-0315:00淫荡少妇之白洁连载系列一
点击:9804-2201:15操了親姨母女和岳母
点击:2004-2203:13我搞下屬的老婆
点击:2904-2201:15上別人漂亮老婆最刺激
点击:4504-2203:13和熟女做愛時給她兒子打電話
点击:4006-0315:00淫荡少妇之白洁连载系列二
点击:11405-2101:58我的高中生活
点击:3703-0201:32少年阿宾第7章 打工
点击:2506-1320:28美少妇哀羞9-10
点击:2402-1901:36第一百六十六章 家庭晚宴
点击:3103-0701:36少年阿宾 第13章 钥匙游戏
点击:35406-1002:03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
点击:1606-1509:27美少妇哀羞20
点击:3206-0500:45梦中的女孩第一章
点击:18306-1220:00美少妇哀羞1-2
点击:5002-2901:07第一百九十六章 冰冰受辱
点击:22009-1509:41美娟的故事1-3
点击:6003-0201:30少年阿宾第4章 迷乱舞会
TOP反馈